中共晉城市委宣傳部主管 晉城市新聞傳媒集團主辦
設爲首頁 新聞爆料
首頁 >> 情感傾訴

【歲月唱盤】母親的愛

2020年12月03日 14:57:00 來源:太行日報

  ◇沈乔生

  母親是一個有性格的人,她認準的事情,就一定要做,無論有多難,都無法阻止她。她曾經對我們說,年輕的時候她就有夢想,那夢蒙着玫瑰色,隨着風飄飄忽忽,將來她要生很多小孩,讓他們幹各種各樣的事。果然,她生個沒完,一個接一個,每隔兩歲一個,總共七個孩子,都蓬蓬勃勃成長起來了。七個孩子也真幹各種各樣的事,搞科研、做生意、跳舞、寫作、當官、做會計,品類齊全,都合了她少女時候的夢。

  我們家是新中國成立後,從海外回來的。父親做棉布、百貨等生意,我們子女的家庭出身就是資本家,母親是醫生。

  母親是蘇州人,自小就隨她的母親到上海。誰能說蘇州人都是軟綿綿的呢?人們一般以爲,蘇州話呢喃帶膩,蘇州人的性格也是這樣,這實在是一個錯誤。蘇州固然廣有小巷人家,有玲瓏剔透的樓臺亭閣,但同時它又是一個有個性的城市,歷史上的金聖嘆、六烈士就是它倔強的風骨。女子的肌膚是柔弱的,但撐起肌膚的骨頭是堅硬的。

  那時候,食物非常緊缺,一點點菠菜都要營養證,小孩子喊吃不飽。母親是醫生,她知道我們小孩在發育期,需要營養。到了星期天,天還沒亮,她就起牀,有時喝一口稀粥,有時空着肚子,就頂着稀疏的星光出發了。她是到上海的郊區去,到有河水的小鎮去,替我們採購食物。

  此時,我的眼前浮起母親當年的形象,她的臉是灰白的,臉上有細碎的淡淡的皺紋,像一張隱約的網,網住了她臉上的表情。由於疲勞和睡眠不足,她的眼眶有些下陷,但眼裏卻透出一種尋求食物的熱烈的光亮。我甚至把她想象成一個地下工作者,她的工作同獲取情報一樣緊張而重要。

  因爲是休息天,我們小孩都起得晚,等我們從被子裏鑽出來,母親已經往返幾十裏,趕回家了。而她的菜籃子裏早已裝滿了食物。這一天就將是興奮的一天,當爐子上飄出肉的香味時,我們嘰嘰喳喳的,家中像有一羣歡樂的小鳥。吃飯的時候,她給每個孩子夾肉夾菜,自己至多喝一點湯。

  母親自小相信讀書,她認爲書讀好了,就有本事,就能在社會上站住腳。她曾經和我說起,從臺灣轉道香港回內地後,她就勸父親開醫院,如果父親聽了她的,那就不算資本家,家裏也不會遭這麼大的難了。但是父親不懂醫學,所以沒有聽她的,還是做生意。她每次談起這些時,似有無限的惋惜。

  母親對我們孩子寄予了很大的希望,兩個哥哥她自小抓得很緊,後來都成了復旦的高材生。姐姐五歲起,就被送去學舞蹈了,是個白俄老師,住在南昌路上的南昌大樓,這個白俄老師特別嚴厲,姿勢稍不到位,就用尺子狠狠地打小孩裸露的腿,紅一道青一道,姐姐哭着不肯去。母親的眼睛也溼了,但她還是硬着心腸,把姐姐送去。

  輪到我,因爲外公是蘇州的一個畫師,所以母親教我學毛筆字,讓我學柳公權,最早臨的是《玄祕塔》。但我那時是個皮大王,放學了,從來不回家,和同學玩官兵捉強盜,打彈子,斗香煙牌子,玩得天昏地暗,回家時天黑了,書包卻不知扔到哪裏去了,第二天到學校看,還在雙槓上掛着。這種狀態怎麼可能學好毛筆字?但母親不放過我,逼我坐到燈下。她已經上班一天,非常累了,還是陪在邊上,看我一個字一個字寫。我已經上眼皮粘下眼皮,母親也已哈欠連天了,但仍坐在邊上,說,今天你不寫完兩張,你不要睡覺,我也陪你不睡覺。這印象很難忘記。也幸虧是母親逼我,打了基礎,後來我纔可能在書法上有所長進。

  而我的小妹妹則是從小學鋼琴。我們家住在1號,許多年後還有人跟我說,一走進弄堂,就能聽到叮叮咚咚的鋼琴聲,老好聽的。

  我們家四個男孩,可能是大哥傳下來的,都喜歡玩蟋蟀。到了秋天,我們家就會響起蟋蟀的一陣一陣吟唱。那時,弟兄幾個玩蟋蟀到了廢寢忘食的地步。

  母親來干預了,她認爲我們是玩物喪志,不許我們玩。但我們陽奉陰違,看母親快回家了,趕快正襟危坐,拿出功課來做。等母親一出門,我們很快就捧出各種蟋蟀盆,有龍盆、天落蓋、和尚盆、高腳盆等,又讓蟋蟀廝殺了。

  母親很快察覺了,趁我們上學去,她不聲不響,把所有的蟋蟀盆都搜了出來,不管藏在什麼隱蔽的角落,都給她搜到了。等我們放學回來,面前放着一沓沓瓦盆,都是母親的“戰利品”。

  我們面面相覷,不知說什麼好。母親舉起一個盆,狠狠地摔在地上,啊,我心中一聲喊。我看見大哥的玉龍從碎瓦中爬出來,跛着一條腿往前爬。母親又抓起一個盆,重重地往地上摔去。大哥痛苦地閉上眼睛,母親的臉色是那麼嚴厲,我們哪個都不敢違抗,眼睜睜地看着她把所有的盆摔成碎片。我們的蟋蟀王國就此斷送了。

  過了一年,我家的曬臺上搭出了一個棚子,傳出咕咕的聲音,我走近了看,裏面是十來只白的灰的鴿子,哦,大哥養鴿子了。

  然而,爸爸和媽媽在屋裏對話。媽媽說,不行,不行,不能讓他把精力都用在鴿子上,他馬上要考大學了,學習要緊。爸爸的聲音很含糊。媽媽尖聲說,這個時候,你還放任他,不行,一定不行!

  那一天終於到來,大哥放學回家,忽然聽到陽臺上有動靜,他來不及放下書包,就躥上樓梯。母親在陽臺上,正舉着一把柴刀,一下一下,重重地劈在鴿棚上,此刻她的工作已經接近尾聲,漂亮的鴿棚成了一堆碎木片。大哥絕望地叫了一聲,在曬臺亂蹦亂跳,拼命跺腳,似乎不想活了。母親扔掉了柴刀,抱住了他的腦袋,嘴裏喊:“兒啊,兒啊……”

  今天我想,大哥後來能夠讀書很好,我們家的孩子到了社會上,做事都比較專心,大概同鴿子事件有一定關係吧。

  大約是幾年前,母親忽然問我,能不能替她寫點資料,是有關抗戰的。我知道又是關於她當年爲抗戰演戲募捐的事,隨口答應了。於是,她極爲認真地講起往事……然後帶點羞澀地問我,能不能把這些寫出來?

  我知道,她自认为这是她一生中的亮点。

太行日報微信 晉城新聞網app
【打印】 [ 責任編輯: 田原 ]
太行日報社版權與免責聲明

《太行日報》、《太行日報·晚報版》和晉城新聞網所有自採新聞(含圖片、視頻)獨家授權晉城新聞網發佈,版權歸太行日報社所有,報紙和網站發佈的獨家新聞,未經許可,不得轉載或鏡像,否則以侵權追究責任!

凡本網未註明"來源:晉城新聞網、《太行日報》、《太行日報·晚報版》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,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如對本文內容有疑義,請及時與我們聯繫。晉城新聞網諮詢電話:0356-2213867。

我要評論           

網上有害信息舉報專區 |

Copyright 2006 - 2017 jcnews.com.Cn,All Rights Reserved

晉城市鳳台西街2338號太行日報社網絡信息部 聯繫電話:0356-2025100 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

晉城市直新聞媒體有獎糾錯   平台技术支持:北京拓爾思信息技術股份有限公司

晉城新聞網版權所有 未經晉城新聞網書面特別授權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,違者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

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編號:14120190021 (署)網出證(晉)字第006號 晉ICP備 19008049號 晉電子公告備2010018號      晉公網安備 14050002000005號